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不让江山_ 第五百五十八章 赌的是人性-

时间:2021-05-07 15:3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知白小说不让江山 第五百五十八章 赌的是人性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对于这官府的监牢来说,李叱也不陌生了。

    这已不是他第一次被关进这种地方,但他哪一次好像都不是真的来坐牢的。

    在听着鼓曲的同时,李叱脑子里还想着另外一个问题。

    这各地的监牢都是用一个模子雕刻出来似的,构造基本上挑不出什么不同之处来。

    一条过道,两侧是一间一间的牢房,越往里边,牢房的构造越坚固,也代表着越往里边被关押的囚犯越重要。

    顺着过道往外走,必然会有一个拐角。

    李叱被关着的地方距离那拐角也不远,可当然看不到拐角那边是什么情况。

    看不到,猜得到。

    李叱猜着就在那拐角处,那位贪玩的小侯爷曹猎,有八成的可能就在那呢。

    在李叱看来,这小侯爷的手段也着实一般般,这和小孩子玩过家家的游戏都没什么区别。

    那位小侯爷能想到的玩法,和李叱这样一个打小就行走江湖的人相比,怎么比?

    李叱这些年在江湖上看到的,经历的,可能是绝大部分人一生都看不全也经历不到的。

    让人敲锣打鼓只为了打扰李叱睡觉,着实显得幼稚了些。

    李叱这样的人,三天三夜不睡也不算什么,真困及了的话,敲锣打鼓也碍不着他睡觉。

    可既然人家想玩,李叱就陪着玩。

    他盘膝坐在监牢的地上,越到后半夜越凉,地板凉,屁股也就凉。

    事实上,经过很多人证实,在很凉的地板上坐的时间久了肚子会不舒服。

    不舒服的初期表现是......屁多。

    于是李叱起身,转身背对着过道那边倒退着走,走到牢门口,把屁股探出去,放了一连串的屁......

    然后他舒服的哼了一声。

    可是外边打鼓的那家伙,被李叱这一系列的动作搞蒙了,鼓都下意识的停了。

    李叱回头看了他一眼:“继续啊。”

    鼓手觉得无奈,他看向同伴:“我累了,你们俩换着来。”

    那俩人互相看了看,他俩又不是专业的,反而比较好。

    他俩又不会什么鼓曲,这位李公子就算是想教都教不了。

    “等下。”

    李叱忽然喊了一声,那三个人心说这家伙总算是烦了,只要李叱烦了,他们三个人的使命也就算完成了。

    可是他们低估了李叱。

    李叱的脑袋里有没有老狐狸精不好说,但肯定住着一个小恶魔还有一个小天使。

    李叱到门口,伸手把两根竖着的铁栏杆掰弯了,掰的空当大了些,把脑袋伸出去。

    李叱笑道:“这么一直敲打也没意思,要不然咱们赌一把?”

    那三人同时摇头。

    鼓手道:“我们只是来打鼓的,其他的事不能做。”

    李叱道:“别怕,玩个简单的,一个人敲打,两个人在旁边数着,看看敲鼓的人是左手敲打的次数多,还是右手敲打的次数多。”

    他像是一个小恶魔,却用和善温柔的语气诱惑着人犯错。

    李叱道:“我下注,写在地上,然后我喊停的时候你们就停,我先写,但是要盖住不让你们看,你们停下来的时候,我猜对了你们输给我,我猜错了输给你们。”

    “这种事,你们主动,毕竟敲打多少下,哪只手故意敲的多一些,都是你们掌握。”

    鼓手听李叱说完后问道:“你的银子都给我们了,拿什么和我们赌。”

    李叱从长衫撩开,腰上还绑着一个鹿皮囊,他变戏法似的从鹿皮囊里抓

    了一把金叶子出来。

    他拿了一枚金叶子晃了晃:“这一枚金叶子就价值几百两,我吃些亏,你们一次押十两,我押一枚金叶子。”

    那几个人看到金叶子的时候,眼睛就开始放光。

    每个人在看到黄金的时候,眼神都和恶龙应该是一模一样的。

    他们只需押十两银子,赢了就能得到一枚可以换几百两银子的金叶子,这种诱惑,很难有人能抵挡得住。

    哪怕他们输的多,但只要赢一次就是稳赚不赔,赢两次,那就是发家致富。

    三个人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他们加起来一共有八十多两银子,最少可以赌八次。

    这八次,他们就算输了七次,赢一次,也是大赚。

    “赌了!”

    鼓手咬着牙点了点头:“我就不信你能一直赢。”

    李叱道:“想好,赌这种事就是一个坑,我现在是在给你们挖坑,万一你们要是把所有的银子都输了,岂不是冤枉。”

    鼓手道:“都输了也全是你的银子。”

    李叱笑道:“这么说也有道理,反正你们的银子和我的银子,都是我的银子。”

    如果鼓手他们三个听出来这话里的含义,就应该理智的收手,然而他们没有。

    鼓手道:“但你不能才刚敲,或是敲打了没几下就喊停,那样的话,自然是你赢的概率大。”

    李叱道:“这样吧,我数到一百,在地上写出左或者右,然后再数一百下才能喊停。”

    那三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个办法还算公平。

    因为涉及到了这么大的赌注,那鼓手也不说自己累了,他再一次把鼓槌拿了起来。

    他那两个同伴一左一右站好,一个人只数一边。

    李叱挨着栏杆坐下来,笑呵呵的说道:“预备.....开始!”

    随着他一声开始,鼓手立刻开始敲打起来。

    为了迷惑李叱的判断,他故意时快时慢,而且故意不是左右手一对一下的敲。

    有时候左手连敲三四次,有时候右手连敲打六七次。

    李叱却不看了,闭着眼睛听,嘴里还在轻轻的数着数字。

    他从一数到一百,扭身在自己背后写了个字,然后再数一百。

    到了数之后立刻喊停,那鼓手的反应也快,马上就停了。

    两个负责计数的人报数,左边多少,右边多少,李叱挪开让他们看了看,李叱赢了。

    拐角那边,这事让小侯爷曹猎都无比的好奇起来。

    他心说这种赌法,最终李叱不可能赢才对。

    诚如那鼓手说的,李叱就算赢了七次,人家只要赢一次,也是大赚。

    这一好奇,他就实在藏不住了,于是探头出来看着。

    见那三人脸色黯然,取了十两银子给李叱,曹猎心说这三个人运气太差了。

    第二次开始,规矩照旧,到了时间李叱喊停,再看,李叱又赢了。

    这一下,曹猎心说这个李怼怼的运气是真的好。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李叱居然一连赢了七次,那三个人手里,只剩下了够再赌一次的银子。

    其中一人拉了拉那鼓手,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要不然别赌了吧,现在不赌了,咱们还剩下点。”

    另一人也道:“要是再输了,咱们这一夜图个什么......图陪他乐呵了?”

    鼓手听到这话也犹豫起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决定。

    不赌了吧,确实心有不甘,七十两银子已经输回去了。

    这和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

    之前想着哪怕输七次赢一次也是赚,可真的连输七次之后,哪里还有什么底气。

    偏偏就在这时候,李叱把七十两银子往前推了推:“最后一把了吧?那我加个注,你们这一局若是赢了,非但金叶子归你们,这七十两银子也输给你们。”

    这一下,鼓手的眼睛有些微微发红了。

    “赌了吧!”

    鼓手对那两个人说道:“若是赌赢了,咱们赚一笔,赌输了,反正也只剩下这十几两银子,留下不留下的,区别不大。”

    那两个人因为李叱的话也犹豫起来,三个人压低声音商量了一下,最终还是冲动战胜了理智。

    然而冲动可以战胜理智,但冲动战胜不了李叱。

    第八次,他们又输了。

    最后十两银子给了李叱,他们三个人只剩下一丢丢碎银子,加起来也就二三两。

    此时居然还能想着,这二三两银子分一分,其实......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李叱是坏人啊,还是个抠门的人,更是个占便宜不吃亏的人,他怎么可能让人拿走他一两银子。

    他依然温和善良的说道:“这样吧,你们剩下那几两银子,就按照一两一把和我赌,只要你们赢一次,我赢你们的银子和一片金叶子,都给你们。”

    这时那三人觉得,八十两都输回去了,还在乎这三两银子吗?

    八十两都没有了,三两留下还有意义吗?

    人啊,就是这样被坏人一步一步的带入陷阱。

    那些出入赌场的人,也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被人赢的倾家荡产。

    李叱的话,像是魔鬼的诱惑,那三人此时已经不想别的了,只想一次回本,不,是一次暴富。

    李叱看到他们的表情都带着些许狰狞,索性说道:“你们还有大概三两银子,一把赌了,我按照三次的赌注赔你们,你们赢了,我赔三倍。”

    三倍,也就是至少三片金叶子,还有二百四十两银子。

    “赌了!”

    鼓手的眼睛已经不是刚才的微红,此时已经全都红了。

    结局是注定的,他们和李叱这样一个怪物比试这些,哪里会有胜算。

    用余九龄的话说,李叱的脑袋里可是住着一个千年道行的老狐狸精了。

    又输了。

    最后的一点散碎银子回到李叱手里。

    那三人互相看了看,这才发现彼此的眼睛都是血红血红的。

    李叱问道:“你们三个平时赌吗?”

    那三人此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连话都不愿意回。

    李叱叹道:“既然没钱了,那就继续敲鼓吧。”

    鼓手红着眼睛说道:“我还要赌!”

    李叱问:“你用什么赌?”

    鼓手摸了摸身上,他并没有带着银子,他看向那两个同伴,那两个人身上只有一些铜钱。

    李叱叹了口气道:“要不然,用你们的鼓和我赌?这鼓我算你们十两银子,如果我输了,十倍赔给你们。”

    于是。

    不久之后,鼓是李叱的了。

    那三个人瘫坐在地上,好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李叱把牢门打开,把鼓搬进去。

    这下好了。

    轮到他敲鼓了,他想敲就敲,不想敲就不敲,他想怎么敲就怎么敲,想敲什么曲儿就敲什么曲儿。

    他一屁股坐在牛皮大鼓上,有些满足的说道:“比坐地上舒服多了,地上实在是凉......”

    这话说完,又放了个屁,屁在鼓面上带出来个颤音。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