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无双_ 154.第 154 章-

时间:2021-05-27 18:4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梦溪石小说无双 154.第 154 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四处招摇的夹竹桃精。  长孙无声询问:你确定是在这里?

    乔仙不耐烦与他多说, 直接身形一跃就上了屋顶。

    长孙在后面摇摇头,只得也紧随其后。

    二人悄无声息落在屋顶上,乔仙弯腰正欲揭起一块瓦片, 手却被长孙按住。

    后者指指天上明月,乔仙恍然, 立时停下动作。

    今夜月明星稀, 如果屋内没点烛火, 黑暗一片, 头顶一点月光漏下, 普通人也就罢了, 武功高手马上就会被惊动。

    虽然乔仙并不觉得屋里有人, 但自然小心为妙。

    长孙菩提四下张望, 跳下屋顶, 在外面走了一圈,忽然又跃上来,乔仙不知他想做什么, 就见对方弯腰往外跃起,一个倒挂金钩,双脚直接倒挂在屋顶上,半点没弄出声响。

    乔仙下去一看,才发现下面正好有一扇窗户破了个口子, 旁边又有根柱子在, 可以遮挡长孙身形的同时, 又让他得以看清屋内的景象。

    有人吗?

    乔仙隐藏在树下, 向他打着手势。

    长孙无声观察片刻,居然给了她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有人。

    乔仙凛然。

    一墙之隔,对方能让他们在外头察觉不出自己的存在,说明必定是个善于敛声屏气的内家高手。

    不好对付。

    难道对方已经察觉他们的到来,早有准备?

    就在这时,屋后传来一声响动。

    极细微,却瞒不过乔仙他们的耳朵。

    自然也瞒不过屋内的人。

    “来都来了,还鬼鬼祟祟作甚?”

    屋内女子轻哼,虽则不掩愠怒,尾音却依旧娇俏妩媚,令人不由遐想对方面容。

    乔仙与长孙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将身形又往黑暗处隐藏,都决定让那露馅的第三人来背锅。

    “出来!”屋内女子等不到回音,又娇喝一声,语气冷凝顿如利箭。

    屋后微有响动,一道黑影跃出,砰然破窗而入,与屋内女子交起手。

    乔仙竖起耳朵仔细聆听,距离有些远,她只能隐约听出屋内女子用的是鞭子一类的武器,另外一人则是剑,剑器铮然作响,饱含杀气,招招欲置女子于死地,女子虽然一时半会占不了上风,却每每能化险为夷。

    不过这种情况应该持续不了多久,如无意外,女子耐性耗尽,功力减损之际,就是对方趁虚而入,一招毙命之时。

    乔仙和长孙当然不能让那位妙娘子死,毕竟他们还要从对方身上问出案子的线索,当下二人不再犹豫,几乎同时出手,冲向屋内。

    此时女子跟蒙面黑衣人正是生死搏斗之际,乔仙这才发现前者手里拿的不是鞭子,而是自己的腰带,白色腰带也不知是什么料子所制,柔软之中又十足坚韧,竟连剑气也割不破,那黑衣人练的是杀人手法,招招都将自己空门大开,不顾生死只为取对方性命,若非得了兵器之利,那女子眼下恐怕已经招架不住。

    在乔仙与长孙冲进来之际,女子面色微微一变,只当又来了两个敌人,心神出现空隙,当即就被黑衣人一剑迫至眉间,乔仙与长孙自然不会袖手,长孙捏住一颗佛珠弹向黑衣人太阳穴,乔仙则抽剑斩向黑衣人手腕。

    谁知对方居然不顾自己姓名之危,攻势一往无前,一心只为杀死妙娘子。

    当此千钧一发之时,妙娘子往后折腰,足尖抬起,以一个几乎不可能的姿势从原地旋开,生生避开半寸要害,令黑衣人的剑从她鬓间划过。

    剑气所到之处,青丝落纷纷,妙娘子只觉头皮刺痛,伸手一摸,不由面露骇然。

    因为方才那一剑,将她鬓间那一片头发都削断了不说,竟连头皮也都被刺伤流血了,如果刚才她仗着有两个人帮自己,就没有奋力一搏,估计现在连尸体都凉了。

    黑衣人一击不成,看见在场又多了两人阻拦,不由眼露愤恨,一招更比一招凌厉,长孙的佛珠一颗接一颗弹出,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对方剑气的空隙,让对方进退不得,更近不了妙娘子的身。

    乔仙生怕妙娘子借机跑了,独留长孙对付黑衣人,自己则抓向妙娘子,想要将她擒住。

    此时妙娘子开口说了句话,语气颇为严厉。

    但乔仙听不懂,动作便没有停下。

    妙娘子面露诧异,转眼又换作汉话:“你们是何人!”

    乔仙:“能让你脱险的人,若不想死,就跟我们回去。”

    妙娘子哼笑:“想让我死的人很多,可我依旧活到现在!”

    说话间,长孙不想再与对方磨下去,直接伸手摸出一截短杵,手腕一动,一寸大小的短杵随即伸至两尺多长,朝黑衣人当胸刺去,黑衣人想也不想横剑在前,谁知长孙这一刺,蕴含深厚内力,势不可挡,他的剑非但没能拦住,反倒断为两截,身体随之受到重击。

    长孙菩提本想抓个活口,看是哪一方的人想要取这妙娘子的性命,谁知蒙面杀手见今夜任务失败,不等长孙阻拦,直接咬破口中毒|药,当即倒毙身亡。

    乔仙对妙娘子道:“此人身手如何,你也看见了,云海十三楼,绝不止这一个高手,没了这个,还会有第二个,但我们能保全你的性命。”

    妙娘子美目闪烁:“你们是谁?我凭什么相信?”

    乔仙:“就凭这个。”

    她从袖中摸出一块令牌,妙娘子仔细一看,发现上面写了四个字,开皇左月。

    令牌似金非金,一看即为贵重之物。

    乔仙:“我等乃大隋天子治下左月局一员,位同六部官员,不管你身处何等险境,只要入了左月局,总能保你平安无事。”

    妙娘子狐疑道:“我只听说当今天子命解剑府中人前来查案,左月局倒是闻所未闻”

    乔仙:“解剑府乃天子所设,左月局乃天后所设,如今朝中二圣并立,这你总该听过吧?”

    妙娘子见她耐心说服自己,知道对方不是嗜杀之人,一下子放松下来,手指绕着头发,轻松笑道:“但我得罪之人,是你们惹都惹不起的。”

    乔仙:“左月局正使位同刑部尚书,如今他也在这六工城内,你若肯配合我们,找到天池玉胆的下落,就算你杀了于阗使者,我们正使也能保你性命无忧,从此远走高飞。照我看,你选择相信我们,总好过继续被追杀,朝不保夕。”

    妙娘子眨了眨眼,她那半边头皮的血虽然已经止住,但伤口看上去依旧狰狞,只是人实在生得美貌,竟能让人忽略这样的瑕疵,并不觉得违和。

    “如此说来,你们已经知道我与尉迟的关系了?”

    尉迟?尉迟金乌?那个已经死了的于阗使者?

    乔仙跟长孙菩提对视一眼,两人的思路飞速运转起来,面上却仍不动声色。

    “不错,我们早已查到了。”

    妙娘子:“那好吧,我告诉你们便是,杀害于阗使者的凶手,其实跟抢走玉胆的,是同一个人,他现在就在本城。”

    乔仙:“他姓甚名谁,现在何处?”

    妙娘子:“他叫——”

    话音未落,变故陡生!

    他脚程如风,轻功已至行云流水之境,为免崔不去拖累,凤霄索性扶上对方腰间,直接将人带着走。

    崔不去只觉自己双脚几乎悬空,根本没费什么力气,人就已经到了目的地。

    月亮从乌云后面出来,重新给人间带来光亮,胡杨林经过月光装点,摇曳枝叶蒙上朦胧银辉,呈现出白天所没有的祥和宁静。

    但这样的宁静只是假象,崔不去也许没有察觉,凤霄却已从中嗅出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他停住脚步。

    “既然约我来此,为何又藏头露尾?”

    地上的草丛算不上茂密,也稀稀疏疏在沙地上生了一些,但崔不去根本没有听见对方走出来的动静,就已看见一人出现在不远处树下。

    那个高句丽高手,高宁。

    高宁虽然冠着高句丽国姓,放在中原也算一流高手,但高宁的衣着却极为质朴,几乎到了寒酸的地步。

    一身灰衣千里奔波,越发风尘仆仆,但他不以为意,自打出现,目光就一直盯住凤霄,看也不看旁边的崔不去一眼。

    这自然不是因为凤霄生得好看,将他迷住了,而是因为他将凤霄视为生平大敌,一心想要打败他。

    凤霄:“你们抓来的人呢?”

    高宁言简意赅:“没有。”

    他的汉话并不流利,语气也很生硬,比这冷夜的风还要刮人。

    凤霄哂笑一声:“我就觉得裴惊蛰不至于这么蠢,被你拿了令牌还跑不掉,说吧,你的同伙还有谁?堂堂高句丽第一高手,只会这等偷鸡摸狗之手段,看来高句丽人也尽是些鸡鸣狗盗,鬼祟猥琐之辈!”

    高宁面露愠怒,手随即按在剑上,旁边却传来一人说话。

    “激将之法,不必理会。”

    又有一人自石头后面步出,对方刚才收敛气息,一动不动,竟连凤霄都未察觉他在那里。

    能有这等身手境界,又正好在六工城内,与凤霄敌对的,不作第二人想。

    “这不是去而复返的突厥第一高手吗?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落下了,我让人帮你找找?”凤霄故作惊奇地嘲讽。

    佛耳道:“你今夜与我交手时不专心,我希望重新与你打一场。”

    崔不去道:“我还是头一回看到有人把围殴说得这么清新脱俗,你们不是中原人,想必也不知厚颜无耻恬不知耻自甘下贱无耻之尤阴险狡诈这几个字怎么写吧?”

    他语气淡淡,偏又一口气不歇将话讲完,越发富有讽刺意味。

    从佛耳与高宁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来看,他们应该还是能听懂一些的。

    凤霄愉悦道:“去去,我从未像现在这样觉得你可爱可亲。”

    崔不去:“凤郎君别自作多情,您还是叫我崔道长吧,别喊得我心里发瘆。”

    “中原人,哼!”高宁冷笑一声,打断他们“只会逞口舌之快!”

    他说罢一剑当先,掠向凤霄。

    其剑光冷厉疾速,犹如虹光贯日,比方才挟持裴惊蛰时还要快上几分。

    与此同时,佛耳也从另外一边出手,两人一左一右攻向凤霄,看样子今夜势必要将他毙于掌下。

    凤霄夷然不惧,一动未动,直到二人近在咫尺,他才脚下轻轻一踏,人直接平地而起,避开二人合力一击。

    古琴自他手中卷起抛出,人已折身俯冲下落,掌风配合琴音袭向二人,在佛耳与高宁的围攻下,竟还游刃有余,并未落于下风。

    崔不去虽然跟凤霄不对付,但此时此刻,他们反而成了一条船上的人,凤霄如果落败,他当然也讨不到好。

    佛耳跟高宁两大高手联合起来固然厉害,但凤霄也不是吃素的,三人一时半会还决不出胜负,甚至只要凤霄能够拿准时机,未必不能将他们击败。

    是以崔不去看了一会儿,就放松下来,他朝不远处的大石头走去,准备坐下来慢慢观战。

    但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后颈汗毛陡然竖起,似有人照着他后颈吹气!

    实际上并不真是有人在吹气,仅仅是人在感知危险时身体作出的一种反应,崔不去不会武功,但也许是常年生病的缘故,身体被各种药物浸染,五感反倒拥有更高的敏锐度,当下便寒毛直竖,想也不想往前扑倒。

    就在他扑下去的那一刻,头顶几道细微声响掠过,下一刻,崔不去发现自己面前不远处多了几枚长针,整整齐齐倒插草丛旁边的沙地上。

    毫无疑问,这些针必然都浸过毒了。

    崔不去只觉自己这一下扑得狠了,膝盖生疼,完全没有起来再跑的力气,而致命威胁转眼已经到了后脑勺,他只得就近往旁边翻滚,姿势狼狈,可胜在能保命。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